卓君:“哗,我怎能这么帅?”

卓君19岁成为《中国达人秀》2011年度的总冠军,并且不断荣耀加身,但他没忘记那个曾“话多、爱惹事”的自我,也还是娶了堪称班花的高中同学陶丽云。
?
作者:文∣本刊记者 韦星 图∣陆波岸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6 收藏
  不曾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回忆对卓君来说有些“残忍”。“我就是坏小子,”1月27日下午,把自己陷进宽大沙发的卓君,缓缓吐字,“高一高二的印象是睡觉,睡醒就讲话,平时上学经常迟到。”
  所有这些“坏”,都无法阻止他成名,且就在一夜间。
  2011年7月10日晚,在上海参加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节目时,19岁的卓君一舞成名,夺得该节目第二季也就是2011年度的总冠军。
  此后,“坏小子”有很多全新的称号和荣誉:来自民间的,有“草根舞王”、“南宁舞王”、“街舞达人”。来自地方政府的,有“卓君精神”,广西“最年轻的政协委员”……
  今年1月27日,《南风窗》记者在南宁市南湖边的一个大酒店见到了卓君。此时,他刚从区政协的会场议政归来。而他的大学同学中,还有在老家子承父业做“杀猪佬”的。
  如果没有在《中国达人秀》的一舞成名,卓君所能想到的现在最好处境是——“在别人公司里,跷起二郎腿做设计吧?”但现实是,他成了三家公司的老总,也是数十位员工的上司。重要的是,他才26岁。
  如果时光可退回7年前,对当下已获得的成就,他定会像过去练舞那样,对自身所能展示出的精彩舞步点赞:“哗,我怎能这么帅?”
  现在,作为公司老总和公众人物,他得保持着职位和名声赋予的沉稳。
?
  坏小子
  去年12月11日,卓君结婚了。在老家,他给带着2岁女儿守候他归来的妻子一个体面而风光的婚礼。“摆了70桌,全村人都请。”
  1月28日,在卓君老家,他妈妈黄美菊和爸爸卓巨传扳着指头告诉《南风窗》记者,婚礼时卓君很多朋友都过来帮忙了。
  此时的卓君,已是村民眼中成功者的形象和代表。大墩村也因此有了新的代称——“卓君那个村”。
  卓君,那个曾经“坏小子”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
  面对不断加身的荣耀,卓君没忘记那个曾“话多、爱惹事”的自我。
  1991年10月18日,卓君出生在大墩村。这是南宁市武鸣区府城镇下辖的一个自然村落,全村都姓卓,由广东梅州等地迁徙而来。“传到现在已是第20代”,卓巨传说,村里共210人。
  卓君无疑是210个村民中最耀眼的那个,一如他过去的“异常”表现。
  卓君的父母都是农民,但很重视教育子女。卓君很小时,黄美菊就给他买很多粉笔盒。拿着粉笔,卓君满地满屋乱画。“就是杜甫很忙的样子,”卓君笑着说,“我的作业本上也到处乱画,老师见到就头疼。”
  不过,他在小学快毕业时,已积累了不错的绘画功底。
  2004年9月,黄美菊把卓君送到当时的武鸣县实验学校读初中。彼时,卓君同村的很多人都在镇上就读,一个月生活费60元。但卓君到县城就读,一个月得花300元生活费。这生活费大部分是黄美菊在广东打工挣来的。
  但除了绘画不错,在实验学校,卓君的成绩也一般。后来,黄美菊打听到,因为矮小,儿子在学校经常被人欺负。“一些比他调皮的学生甚至把他叫到楼梯口,威胁他要钱。”得知这一情况,黄美菊从广东赶回,并让儿子在镇上的府城高中就读。
  回到离家2公里的镇上读高中,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地盘。这时,卓君的调皮本性再次得到张扬。
  当然,卓君的调皮属“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那种,比如上课说话、睡觉或上学迟到。他的学习成绩也因此毫无悬念地进入全校倒数,且长时间维持,父母也因此对他没抱更大的期望。
  高三上学期,很多老师看到卓君的会考成绩时,失望了:会考的十科科目中,只有两科通过,其中一科是信息课,因为他经常翻墙出去玩电脑,所以考起来顺手些。另一科是语文课。卓君说,几乎所有老师都放弃他时,语文老师对他特别好,让他感到愧疚,所以语文老师的课,他也听得特别认真。
  美术老师刘桂贤也为卓君担心:“你绘画不错,但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卓君安慰说:“老师你放心,我会考不过,高考过!”刘桂贤没把这话当回事,但后来包括她在内的很多老师都发现,卓君身上正悄然发生变化。
  到高三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时,卓君甚至考入全校前十。高考放榜时,他竟然考过二本线,还进入了广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就读。
  老师懵了,他们不知道,高考前两个多月,一向调皮的卓君为何突然成了专心学习的好小子?只有卓君明白,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
  好小子
  高二分班时,班里来了个1.67米的高挑女生,她面容姣好,堪称班花,名叫陶丽云。很多男同学蠢蠢欲动,对她连番发起恋爱攻势,但都被她平静拒绝了。
  高二上学期抽签时,卓君抽到的座位就在陶丽云的前桌。做作业时,卓君都抄她的,但彼此的话都不多,因为陶丽云不爱和还不熟的人说话。
  高二下学期再次抽签时,卓君的位置还是抽到了在陶丽云的前桌。因已有一个学期的接触,彼此开始说话了。卓君常扭头和她说话,为此,老师曾公开提醒卓君:“不要拖人家下水。”因为陶丽云是老师眼中传统的好学生,成绩也不错。高三上学期抽签排座位时,卓君和陶丽云坐在一起。
  高三下学期抽签时,卓君抽到的位置还是在陶丽云前面,但隔了两个桌子。这让早已习惯彼此很近的卓君隐隐担心:随着高考结束,是否意味着我们此后的距离越走越远?
  尽管字条还在传,但都没向对方表白过,卓君没有这个勇气。“我个矮,只有1.6米,家里又没钱。”卓君说,尽管自己已展示出非同一般的跳舞水准,但成名前,这个还无法成为可表白的资本。
  当黑板上写“距离高考仅88天”时,卓君想,三年高中生活就要过去了,为什么不好好拼一回?
  语文老师也鼓励他:“街舞那么复杂的东西你都会了,你只要认真些,肯定可以考好。”
  跳舞确实给了卓君学习的信心,他认为“语文老师说得对!那么帅的动作我都会,学习为什么就不可以?”
  以前看别人跳街舞时,卓君感觉“那就像是在扫地”。但高二的一天,他在网吧偶然看到迈克尔·杰克逊的舞步就被震撼了。此后,在网吧很多时间,他由过去的玩游戏,改为欣赏迈克尔·杰克逊和很多国际舞蹈大师的舞步。
  随后,人们见到戴着耳麦经常练舞的卓君。他父母也注意到儿子的异常表现,但他们不知道儿子跳的是什么,“感觉像机械一样的奇怪舞步”。
  同学见卓君常练舞,所以在高三下学期的一次晚会上,大家拱着他代表班级在全校舞台亮相。卓君表示:“将不负众望,震撼全校!”
  登台表演那晚,他早早吃完晚饭并力邀父母前去观摩。当晚,他催着父母说:“准备好没有?马上开始了!”
  “准备什么?”母亲撅着个嘴说,“准备臭鸡蛋吗?准备烂白菜吗?”父亲也接过话:“准备什么?准备砖头在舞台上起房子吗?”
  相互调侃是这个家庭的生活常态。不过,看完儿子表演后,他们不敢再调侃儿子的舞蹈了。“那场比赛轰动全校!不!是全镇轰动!从此全镇都知道我跳舞很厉害了!”卓君告诉《南风窗》记者,但所有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中。因为有些舞步他已看视频练了上百遍,有的动作,少的,他也练习一个星期,多的,则练一个月。
  “每练成一个动作,我都感觉自己特别帅,”卓君时常感叹,“那么帅的动作我都会了!”就这样,每练成一个帅动作,他就练更多帅动作。练到最后,连自己看着镜子都不断感叹。
  在府城高中登台表演那晚,服装是他自己设计并找人裁剪的,音乐是他从网上找来并找人拼接的。对舞步,卓君最有信心,他说:“迈到哪步会有掌声,哪个动作会有尖叫,登台前,这些早已在我脑海反复排练N多遍。”
  出彩的机械舞表演,给了卓君空前自信心和成就感,由此,他得出了“专注于你喜欢做并且最愿意做的,就可以获得成功”的结论。
  跳舞给卓君战胜困难的信心,陶丽云则给了他奋斗的动力。“考不上大学就没勇气去表白。”卓君说。
  和舞台上令人震撼的表现一样,卓君的高考成绩也异常好,他成为当时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坏小子”消失了,传统意义上的“好小子”出现了。
  “好小子”的出现,改变很多。至少,恋情上是这样。起初,陶丽云的亲友得知她和卓君“在一起”时,普遍反对,首当其冲的理由是“他那么矮!”
  卓君考上大学后,陶丽云的亲戚也就勉强接受了卓君。
?
  名小子
  2011年2月的一天,黄美菊给在上大一的卓君电话:“儿子,东方卫视有个《中国达人秀》的栏目,你可以去报名啊。”卓君说:“已在网上报名。”
  2011年7月的一天,接到节目组电话后,卓君向同学借了几百块钱,直奔南宁吴圩机场。下了飞机,他给黄美菊电话:“妈,我在上海,来参加达人秀表演。”黄美菊的心一下就提到喉咙,因为“他从小没出过远门,连火车都没坐过,我担心他被骗”。后来证实没被骗,父亲给他打1000块钱过去。随后,节目组还将卓君的父母接去现场观摩。
  当神秘的大上海真出现在这对夫妇面前时,没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除了很高的物价以外。黄美菊说,一碗米粉上漂着几片菜叶,没有丁点肉竟然要20块钱!卓巨传接过话说:“我们这里4块钱都有肉,还能吃饱。”
  最震撼的是冰淇淋。在上海体育场,黄美菊看到冰淇淋“40元一根”时,不敢相信,她以为店主漏了个小数点,因为“我们家乡就5毛钱一根”。但她看到别人递去120元就换回3根冰淇淋时,眼睛睁大了:竟然是真的。
  但在儿子扬名后,夫妇俩在村里所说的一些话,开始不被村民相信,比如关于他们的儿子挣了多少钱的问题。
  卓君获得2011年度《中国达人秀》总冠军后,全国各地的很多人络绎不绝前往参观卓君的故乡。他们排着队和卓君合影,很多村民朋友也来放鞭炮庆贺。面对汹涌而来的祝贺,2011年7月21日,卓巨传在村里设了庆功宴,摆100桌。
  为此,他们杀了3头猪——“还不够,又去买了2头猪,总共吃了5头猪。”黄美菊说,那时,猪肉挺贵,连屎带尿的活猪一斤就是10.5元。
  县里原打算奖励2万元给卓君,但看到来吃饭的人很多,就改为奖励5万元。
  庆功宴上,全村出动:有负责引导车子停放的,有负责给全村打扫的,有专门做菜、煮饭和洗碗的。村口彩旗猎猎,横幅高悬,大墩村像过年一样热闹。当时,武鸣县县长宋日正也到现场祝贺并发表讲话。他说,卓君为梦想而不懈奋斗的毅力,不仅成为时下年轻人的楷模,也为各行各业的人树立了榜样,值得大家都来学习。
  宋日正还表示,要用“卓君精神”来推动武鸣县各项事业的发展。
  对陶丽云来说,县长所高度评价的,仿佛是一个她并不熟悉的人。
  2010年高考后,陶丽云就没再去读书,而是在卓君就读的高校附近租了房子,白天帮别人卖衣服,晚上和卓君谈恋爱。
  卓君出名后,陶丽云的亲戚又说话了:“人家都出名了,还要你吗?你得另有打算。”
  卓君的亲戚也不断暗示他:“你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卓君的父母不发话,黄美菊告诉《南风窗》记者:“年轻人的事,我们不干涉。”
  出名后,卓君未曾想过抛弃陶丽云,但他承认:“随后确实出现过感情危机。”2012年是卓君红得发紫的时候,各种演出活动纷至沓来,官方的各种荣耀也不断加身,光是官方颁发的各种“形象大使”就有好几个,如南宁市无偿献血形象大使、南宁旅游形象大使、广西志愿者形象大使、广西禁毒形象大使……
  平时一头红发在走廊戴着耳麦跳舞的另类卓君,也因此获得“杰出校友”的荣耀。此外,全国优秀共青团员、广西青少年成长成才导师、广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常务理事、上海广西商会副会长、广西最年轻的政协委员等头衔和职务,汹涌而至……这一切,“名小子”卓君身不由己。
  微博上,很多女孩向卓君私信示爱。有很多对他直言“我爱你”,更有甚者跑到南宁并给他留言说“我已到南宁,在某某酒店某号房间等你!”
  面对粉丝的“无脑追求”,卓君没当回事,但陶丽云当真了。因为卓君的手机屏幕从不锁屏,从弹窗中,陶丽云看到了一些粉丝的疯狂追求后,有情绪了。“有几天,她白天一个人出去,晚上才回,”卓君说,“那时,她心里已有小九九,但闷在心里不说,我也没留意。”
  对方接连一段时间的不寻常表现后,卓君才留意到陶丽云的担心,告诉她“我不是那样的人”。这种承诺在卓君毕业一年后,由一张结婚证锁住了。很快,他们有了女儿萌萌,但忙于创业,卓君把结婚的仪式推后了,直到2017年12月才把结婚仪式走完。
?
  陌生的村庄
  在和乡亲的觥筹交错中走完自己的婚姻仪式后,卓君内心的“小九九”依然在。最大的困惑和烦恼是,乡亲们都认为卓君一家挣了很多钱。
  卓巨传一家从上海回来时背着背包,里面是粉丝给卓君的一些礼物,但被乡亲传成“背着一麻袋的钱回来了”。
  此外,还传出卓君在北京、上海都有房子,且“都是政府送的”。
  卓君平时演出回家,拖着行李箱回到村口,遇到一些村民,村民盯着他皮箱直挺挺地看。有的问:“哎呀,又拉一箱钱回来啦?”
  卓君说:“我不经常在家,感受没那么深,最为难的是父母。”卓君打算把父母接到南宁住,但他们闲着不习惯,还是回家种地。可村民见到他父母种地就说:“哎呀,你们还种地呀?”卓巨传慢悠悠接过话:“不种地喝西北风啊?”但没人相信他的话。
  黄美菊走在街上,别人会在背后指指点点:“她就是卓君的妈妈,有用不完的钱!”有时,黄美菊假装没听见。
  不过,别人没有忘记她。“有时去镇上买衣服,摊主明明对别人喊价50元,但我来了就对我喊价150元。”所以,除生活用品向一些熟人买外,其他很多东西,他们干脆就到南宁买。
  此外,卓氏宗族的寺庙、祠堂等进行建设时,很多人都惦记起卓君。通常情况下,卓君不出面、不留名,只是给钱让父亲捐款,留父亲的名字,捐款的金额是“不垫底也不当头”。
  但卓氏宗族的微信群里,很多人无法忘记卓君,他们不断@卓君说:“你父亲捐的不算,你作为成年人又是名人,应该再捐一份。”也有替卓君圆场的:“我们卓家好不容易出个人才,何必为难他。”
  但每每募捐场合,卓君在微信群里通常都被很多年轻人揪出“批斗”一番。这时,卓君是看到的,但他假装没看到,也不说话。
  卓君说:“全国卓氏家族有50多万人,我哪能顾及得了那么多?”
  最让黄美菊遗憾的是,一些好了一辈子的朋友在借钱没得到满足后,形同陌路。陈述这些情况时,一向爽朗的她,声音有些低沉。
  卓君成名后,确实赚了些钱,但并没有外界夸大的上千万那么多,也没有在北京、上海有房子,他只是在南宁有了120多平米的商品房。
  村民对卓君所拥有的财富无端疯传,更多是因为无知。比如,村里一些老人偷偷问黄美菊和卓巨传:“卓君那个金牌卖了没?值上千万吧?”夫妇俩无言以对。
  黄美菊说:“他们以为比赛得到的奖杯就是金条做成的,有几斤重。”
  1月28日下午,在位于南宁的卓君工作室玻璃橱窗里,《南风窗》记者看到那个金牌,黑色的大理石底座上刻着“2011 中国达人秀”几个字;底座上方是个浅绿色的玻璃,用手一摸,就像是啤酒瓶玻璃制成的那种。
  此时,陪同记者采访的是卓君大学同学兼好友唐建国。他说:“哎,就因为这些复杂的乡村关系,卓君平时都不想回老家。”
  卓君告诉《南风窗》记者,他刚出名那会儿,村里甚至有村民提议瓜分他的田地和池塘。
  至此,那个过去在镜中欣赏自我舞姿时,不时发出“哗,我怎能这么帅?”的阳光小伙子,变得越来越沉默。这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
?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http://www.pnhv.com.cn/a/www.wfbhschool.cn/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 www.pnhv.com.cn,  英国利兹大学的地球物理学家乔恩·蒙德(JonMound)告诉《卫报》记者:由于地质作用发生和持续的时间漫长,以人类的时间跨度对其演化过程进行直接观察,显得相当困难。他们是被宪兵们推到飞机上去的。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