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改善的机遇之年

一个更加“正常”的日本,给中日关系造成的不确定性,可能要比确定性更大。
?
作者: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2-27
  1月27日至28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访问中国。中日两国在2018年初的这次外交互动,被外界解读为两国关系持续改善的一个迹象。李克强总理在会见河野太郎时表示,在今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重温条约精神,处理好历史等敏感问题,妥善管控分歧,使今年成为中日关系重返正常发展轨道的机遇之年。
  “机遇之年”,也是中国发出的希望改善中日关系的信号。在世界大国中,中日关系是最为复杂的双边关系之一。两国“相向而行”,做出改善双边关系的姿态,有一个相互试探、逐步酝酿的过程。从这个过程,才能看出中日关系改善的动力何在,为何2018年可能成为“机遇之年”。
?
  相向而行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在该条约缔结20周年、30周年的1998年和2008年,当时的中国领导人都对日本进行了国事访问。那两次访问,也成为那个阶段中日关系由冷转暖的转折点。把重大政治事件、政治文件周年纪念作为发展双边关系的契机,是中日外交的一个特点,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两国高层的政治默契。
  这次河野太郎访华期间,中日双方都提到了“40周年”。1月22日在日本国会发表讲话时,安倍首相也提到了这一点,表示希望在合适的时间访华,并实现中国领导人尽早访日。这一切,都使政治默契有了转化为外交行动的可能性。
  李克强总理会见河野太郎时,两人不约而同使用了“相向而行”。此前中方多次对日方提过这一表述,但从中国的角度看,安倍政府此前在行为上“背道而驰”的成分总多于“相向而行”。从这个意义上说,中日关系开始回暖的过程,也是安倍政府开始朝“相向而行”靠拢的过程。
  安倍政府“相向而行”的第一个信号,是对中国“一带一路”态度的转变。2017年5月中旬,中国在北京举办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安倍派出了以“知华派”重量级政治人物、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为首的代表团与会。安倍政府的这一举措,与此前以对抗性的姿态看待“一带一路”的做法拉开了距离。
  2017年5月底,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日本。在这次访问中,从安倍本人到其内阁的官房长官、外相、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自民党干事长,联合执政的公民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以及前首相福田康夫、前议长河野洋平等日本重要政界人士,都与杨洁篪进行了会晤。这次访问,进一步推动了中日“相向而行”。
  据日本媒体报道,正是在那次访问中,安倍政府提出了2018年实现中日领导人互访的想法。
  接下来的6月5日,安倍首次在公开场合对“一带一路”做出积极表态。7月8日,习近平主席与安倍首相,借出席德国汉堡G20峰会的机会实现了会晤。在这次会晤中,安倍主动提出,日本愿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与中国合作,借此改善两国关系。
  2017年11月,在越南的APEC峰会与菲律宾的东盟系列峰会期间,安倍首相先后与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实现了会晤。日本媒体注意到,日本首相在一次外访中与中国两位国家领导人会晤的情况并不多见,认为这是中日关系回暖的重大信号。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11月的那些峰会期间,安倍刻意在南海问题上保持了低调,更没有像此前那样公开指责中国。在与习近平会晤时,安倍提出“打造新时代日中关系的基础”,并当面邀请习近平尽早访问日本。习近平回应称,中日关系改善进程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双方应该是顺势而为,拿出更大的决心,付出更大的努力,推动中日关系持续改善。
  由此可见,正是2017年中日尤其是日方一系列的“相向而行”,为2018年两国关系改善奠定了基础。同样的道理,判断中日关系回暖能否持续,是否继续“相向而行”仍将是一个风向标。
?
  动力何在
  中日关系开始迈出改善的步伐,是诸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安倍政府对“一带一路”态度的转变,是个重要的分析切入点。近年来“一带一路”的推进实施,让日本逐渐认识到其在中国国家战略中的重要性。这意味着在外交层面,如果安倍政府不改变对抗性的态度,中日关系即便改善,幅度和空间也会很有限。
  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日本国内经济、政治因素。“安倍经济学”事实上扮演了自民党多次大选中的“助选器”。但近年来,“安倍经济学”已经尽显疲态,失去了发展后劲。为了继续稳定执政,安倍需要对其注入新的活力,进一步刺激日本经济增长。
  去年11月在越南与习近平会晤期间,安倍提议中日两国探讨在第三国开展合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第三方合作最具有可行性、可操作性的领域,就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进行。习近平在去年5月会见二阶俊博时曾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成为中日两国实现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日本企业开始寻找“一带一路”商机,与中国企业探索合作的可能性。可以想象,如果这种第三方合作得以顺利实施,不仅有可能成为中日经济合作新的增长点,还有助于拓展两国关系的深度和广度。
  中日建交以来,经济合作一直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在双边外交关系恶化的期间,压舱石仍在发挥作用。近年来,日企在华投资大幅下滑,与高峰时期的2011年相比已经下降57%。但日企在华投资的存量依然庞大,中国市场对日本的重要性依然举足轻重。
  根据相关数据,2016年在中国投资的日本企业总数超过7万家,远远超过外国在华企业数量排名第二的美国(8000多家)。80%的在华日企称实现了盈利,其中26%的盈利比在日本国内多。日本贸易振兴会2016年12月的一份报告显示,52.8%的在华日企将维持在中国的经营规模,另有40.1%表示将扩大在华业务,计划缩减业务或撤离中国市场的仅占7.1%。
  去年中日关系没有出现大幅波动并稳定向好,日本企业界的作用不容忽视。2017年4月中旬,日本经团联牵头成立了官方与民间协作的“交流促进实行委员会”,主要目的是借“中日友好和平条约”签订40周年之际,推动中日关系的改善。4月底,安倍政府就宣布将派政要出席5月的“一带一路”峰会。
  经济因素提供的动力,在逻辑上属于中日双边层面的范畴。但中日关系向来受美国因素的影响,两国都表现出改善关系的意愿,与“特朗普因素”不无关系。特朗普入主白宫对中日两国的外交都造成了影响,不同的只是受影响的程度。
  为了应对特朗普的“不确定性”,稳定包括对日关系在内的周边关系,对中国来说更显迫切。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增强、对盟友的安全承诺降低,甚至出现孤立主义倾向,对安倍政府的“冲击”远比对中国要大得多。
  长期以来,日本的外交、安全、战略甚至贸易政策,都以日美同盟为依托。特朗普的“不可预测”,促使安倍需要通过改善对华外交,来为日本战略环境增加“可确定性”。或许安倍本人并无太大对华示好的动力,但“特朗普冲击”迫使他不得不软化“中国心结”。
  从日本舆论的分析看,安倍改善对华关系的另一个因素是朝核问题。朝鲜近年来在核导技术上的突破,给日本造成的危机感是不言而喻的。1月22日在国会讲话时,安倍把朝鲜核导开发问题,视为二战以来日本面临的“前所未有严峻、紧迫的安全威胁”。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教授斯蒂芬·纳吉日前撰文称,安倍明白,朝核危机的解决离不开中国,缓和日中关系,有可能鼓励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日本《朝日新闻》前主编船桥洋一也分析称,毫无疑问,确保朝鲜半岛稳定的需求,推动了中日关系走向稳定。“长远来看,解决朝核问题需要东京与北京改善关系。”
?
  乍暖还寒
  “我们注意到日方近来在对华关系上释放的正面信息,但两国关系在积极面增多的同时,仍面临不确定因素,可谓乍暖还寒。”李克强总理在会见河野太郎时这样说。“乍暖还寒”也是对目前中日关系现状的恰当评价。
  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安倍政府的行为还停留在试探性的阶段,本质上并没有上升到对华外交政策的层面。目前的“积极态度”是否具有可持续性,还存在不确定性。尤其不容忽视的是,安倍政府对中国牵头的亚投行,态度依然谨慎和消极,间或还在暗中较劲。安倍对华外交“战略竞争”的底色并非消褪。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日关系都会带有明显的战略竞争特点,这是影响两国关系发展的最大变量。在释放对华改善关系善意的同时,安倍政府也在着力经营“价值观同盟”,推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四方安全合作”。
  近年来安倍外交有一个突出特点,即把重点要么放在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有海洋权益争端的国家,要么放在印度、澳大利亚等与中国出现外交摩擦的国家。这些不可避免都会增加中国对安倍政府的战略疑虑,不利于中日战略互信的构建。
  在钓鱼岛问题上,截至目前安倍政府并没有展现出实质性的合作姿态。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而再起波澜的可能性并不能排除。2016年底,日本悄悄把对台湾事务机构“交流协会”,改名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中国对日本今后这样的“小动作”,不可能视而不见。
  从安倍开始,日本开始进入政治人物代际更替的阶段。也就是说,活跃在日本政坛上的,大多数都是二战后出生的政治人物。某些具有历史责任感的老一辈政治人物即将彻底退出政治舞台,更关注如何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政治新生代,正在主导日本未来的方向。一个更加“正常”的日本,给中日关系造成的不确定性,可能要比确定性更大。
  从日本的角度看,美国在亚洲的角色具有“不确定性”,但目前东京可以“确定”的是日美同盟对日本的战略价值。特朗普1月30日发表国情咨文时,把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安倍政府能否与中国相向而行,中日关系能否走出乍暖还寒,我们拭目而待。
?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http://www.pnhv.com.cn/a/www.lcfzb.gov.cn/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 www.pnhv.com.cn,从这些数字上大家可以看出,可再生能源整体都将在“十三五”时期实现快速发展,并将成为“十三五”中国能源和电力增量的主要构成部分。  由于晚上八点到零点要在驾驶台值班,“雪龙”船三副刘少甲提前到船上的通讯工程师那里用铱星电话拨通了家里的号码,因为出海执行科考任务,他无法陪伴在怀孕的妻子身边,只能在这跨年的夜里用声音带去饱含歉意的思念。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六合图库4117网址 真人龙虎斗赌博下载 游艇会 南粤风采36选7玩法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深圳风采59期开奖查询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连码四七靠三活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