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外交手腕”的限度

文在寅在就任总统当年实现访华,今年又以韩朝对话促成美朝对话,打破了韩国的外交僵局。但在新形势下,韩国“平衡”对美与对华外交的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作者:本刊记者 雷墨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4-06 收藏
  77岁的前总统李明博3月22日晚因贪腐被捕时,韩国总统文在寅正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文在寅在同胞座谈会上,大谈韩国的外交、经济边界向东盟和印度洋拓展的“新南方政策”。
  文在寅去年5月就任时,战争阴云一度笼罩朝鲜半岛。而今,朝核危机初露曙光,如果说特朗普和金正恩是台前明星,那幕后主角非文在寅莫属。能够周旋于中朝美日这些不乏矛盾的国家之间,文在寅的外交手腕可圈可点。
?
  布 局
  文在寅就任总统时,摆在他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朝核危机。他在外交上的布局,从人事任免到政策行为,都是围绕朝核危机展开的。与前任李明博、朴槿惠总统不同,文在寅就任后组建了一个熟悉并精于朝鲜事务的外交团队。
  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是执行韩国总统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关键角色。与外长和防长相比,这个角色“距离”总统更近。文在寅任命郑义溶为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着眼的是宏观层面。郑义溶毕业于哈佛大学,曾任驻日内瓦和以色列的外交官。他不但外交经验丰富,而且是与美国“说得上话”的人。
  另一关键人物是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徐熏。他全程参与了2000年与2007年两次韩朝首脑会晤的幕后沟通和协调,是具有20多年资历的老情报人员。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在1997年至1999年,作为朝核项目国际监督机构成员在朝鲜常驻。也就是说,徐熏是韩国政界在朝鲜“待”得最久的人,也是在朝鲜政界有着最多“认识的人”的韩方官员。
  郑义溶与徐熏在加入文在寅内阁前,都已退休。3月5日作为总统特使访问平壤的,正是这两位“老司机”。徐熏精于“把脉”朝鲜的意图,郑义溶擅长与美国沟通。这样的安排,凸显的正是文在寅以韩朝对话促成美朝对话的动机。
  在机构设置上,韩国统一部是名义上负责对朝鲜事务的机构。但在整个打破朝核僵局的过程中,这个部门的角色并不突出。这反映了文在寅对朝外交的老练之处。在对峙的背景下,打开沟通渠道才是要务,这不是统一部所擅长的,而且还可能造成不必要的政治误解。
  但文在寅并没有弱化统一部的作用。3月29日,韩朝将在板门店举行第二次高级会晤,为即将到来的首脑峰会做准备。文在寅派出的高官是统一部长官赵明均。这次会谈可能会谈及朝核,但不会是主要议题。打开对朝沟通局面后,如何保持韩朝交流势头,这是统一部的强项。比如,通过统一部谈对朝人道主义援助、离散家属会面等问题。
  韩国外长康京和也是一位资深外交官,此前主要职业生涯都在联合国,在国际外交场合有着广泛的人脉。文在寅的这个任命也有朝鲜因素的考虑。因为对于半岛问题来说,国际多边外交是重要的战场。
  启动“心腹”卢英敏出任驻华大使,是文在寅的另一战略性考虑。中韩关系因萨德问题跌入低谷,如何打开对华外交局面,也是文在寅外交的一个当务之急。与金大中、卢武铉一样,文在寅也认为,破解朝核僵局绕不开北京。
?
  突 破
  去年5月就任时,文在寅所处的外交环境极为不利。朝鲜的核导开发与美国的“极限施压”,使半岛行走在战争边缘。特朗普政府在朝核危机应对上,几乎是无视韩国的存在。而且,萨德问题还让中韩关系低位徘徊。
  竞选期间文在寅曾承诺,要让韩国坐在处理半岛事务的“驾驶员位置”上。当时有反对党嘲笑,别说驾驶员位置,恐怕连前排座位都坐不上。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文在寅在很大程度上兑现了承诺。
  文在寅是如何做到的?他的外交手腕可以概括为:拉近与美国政策的距离,拉近与中国的心理距离,缩小与朝鲜对话的距离。也就是说,在稳住韩美关系、缓和韩中关系的同时,创造韩朝对话的氛围和条件。
  对美外交无疑是文在寅的重中之重。对于他当选韩国总统,美国起初是有疑虑的,担心他会继续采取“阳光政策”,对朝鲜单方面让步,从而破坏美国的“极限施压”外交。就任仅一个多月,文在寅即飞赴华盛顿,向特朗普当面承诺对“极限施压”的认可,很大程度上稳住了韩美关系。
  美朝严重对峙,给韩国留下的外交回旋余地已经很小,但文在寅却找到了破解僵局的机会。“无条件”、“不让步”,是文在寅坚持的韩朝对话原则。前者符合朝鲜的意愿,因为朝鲜一直主张无条件对话,而不是以弃核为前提。后者满足了美国的要求,因为让步就可能瓦解“极限施压”。
  在这个过程中,文在寅的确没有对朝鲜做出任何让步,在对朝外交上与华盛顿保持密切沟通,从而打消了美国对朝鲜“离间美韩”的担忧。此外,文在寅政府还通过积极主动的外交,防止了朝鲜“通美封韩”(越过韩国直接与美国沟通)的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无意中也给韩国创造了可谓史无前例的外交操作空间。美国至今没有任命驻韩大使,国务院在对朝外交上事实上被边缘化。这客观上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在外交协调和沟通等微观层面,特朗普不得不更加倚重韩国,事实上提升了韩国在半岛外交中的地位。
  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会面的消息,是由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访美期间对外公布的。由一位韩国高官在白宫宣布美国总统的重大外交决定,这可以说是特朗普的特立独行,也可以说他在对朝外交上只重内容而非形式。这个“内容”就是,让韩国“登场”。
  在外交手法上,文在寅对美、朝都“软硬兼施”。软的一面,他“臣服”于美国的对朝外交政策,同时愿意无条件与朝鲜对话。硬的一面,他是首位对美国声明,没有韩国允许半岛不能有战争的总统;去年7月朝鲜试射远程导弹后,文在寅下令与美国进行“斩首”军事演习—直击平壤的痛处。
  去年10月10日,熟谙中国文化的驻华大使卢英敏赴任,月底中韩即就萨德纠纷达成谅解,两国关系回暖。文在寅“趁热打铁”,在就任总统当年实现访华。他在访华期间,还特意派卢英敏参加南京大屠杀80周年国家公祭仪式。
  就这样,文在寅通过一系列积极、主动且不乏巧妙的外交,打破了韩国的外交僵局。
?
  困 境
  今年4到5月,韩朝、美朝首脑会晤将接连登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美朝在对撞的路径上“刹车”并转向对话,文在寅功不可没。但半岛问题进展到目前这一步,文在寅外交手腕的功效,也基本上逼近最大限度了。
  韩国政府3月22日发布文件称,朝鲜侦查总局在2010年3月对天安舰发动攻击之前,曾登陆韩国气象厅官网,收集了白翎岛一带的潮流、流速、流向等信息。另外,韩美联合司令官文森特·布鲁克斯3月23日参加纪念第二次延坪海战、天安舰爆炸沉没事件牺牲士兵的活动。韩国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此举明确表明了,在与朝鲜对话的过程中,美国政府也不会停止对朝施压的立场。”
  如果5月美朝峰会上,特朗普与金正恩“相谈甚欢”,文在寅外交上或许还大有可为。一旦结果不尽如人意,未来他在对美国和朝鲜的外交上,操作空间会更小。文在寅做到了让特朗普和金正恩坐在谈判桌上,但他做不到确保这两人在半岛问题上达成妥协。而美朝在半岛问题上达成妥协,才是检验文在寅外交成败与否的关键。
  外交成功与否自己无法掌握,这是文在寅外交近乎无解的困境,同时也是韩国地缘政治上的困境。这后一种困境,在韩国对华外交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在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刚性化的趋势下,作为美国盟友的韩国,“平衡”对美与对华外交的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http://www.pnhv.com.cn/a/www.yzscjt.com/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 www.pnhv.com.cn,做法:(1)墨鱼发透洗净,切3厘米见方的块状;姜切片,葱切段;半枝莲、辛荑洗净。二者都属温热食材,搭配食用易使身体燥热,冬季可用来补身,但夏季食用易引起火气。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北京赛车pk10代理盘的网址 十三水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杀号规律 腾龙时时彩做号软件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 自动麻将桌价格 秒速赛车是哪里的平台 开奖最快新疆时时彩 吉林时时彩群号大全